用户: 密码: 验码:      
  当前在线 5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 本站首页 | 课件园地 | 本站专题 | 图片新闻 | 历史今日 | 在线测试 | 教师QQ群 | 内网资源|
| 学校概况 | 学校管理 | 教育科研 | 有效教学 | 教师之家 | 红领巾风采 | 家教频道 | 特色建设 | 数字校园 | 学校荣誉 | 两学一做 | 班级主页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教师之家
  共有 192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红烛壮歌——追记因公殉职的浦头镇高汉中学校长孙仁和

  发表日期:2005年3月29日      作者:江都日报     【编辑录入:龙川

 
    近一个月来,在浦头镇,在全市教育系统,人们争相传颂一个英灵的名字——为教育事业献出年轻生命的高汉中学校长孙仁和。
    2003年11月13日夜,孙仁和不幸去世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与他熟悉的人。60多岁的孙大妈不顾冬夜的寒冷,穿着棉毛衣裤,裹着一条棉毯、趿着拖鞋奔进孙仁和的家,紧紧握住孙仁和冰凉的手:“伢儿啦!你怎么忍心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吉家庄的吉大爷夹着两刀纸,步行6里多路来送孙校长,老泪纵横:“不是你,我孙子没得学上,更考不上江都中学,我们全家还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啊。”
    几天里,许多老师、村民、干部为他彻夜守灵,前来吊唁的人流一拨接着一拨。
    十里长路送英灵,泪水化作倾盆雨。11月16日上午,浦头镇1000多干部群众自发排成绵延不绝的队伍,向这位年仅38岁的好校长、好老师作最后的告别。
    前来送行的各界人士挤满了吊唁大厅,主持吊唁仪式的浦头镇党委副书记韩家富几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学生代表帅晶的发言勾起所有人无尽的思念:“敬爱的孙校长,您走了,走在您钟爱的教育事业上,走在您呕心沥血的征途中,没有什么能比红烛更像您,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大地含悲,草木垂首。匆匆而去的孙仁和给人们留下了太多太多无法忘怀的回忆。

“他倒在工作岗位上”

    11月13日,高汉中学900多名师生员工刻骨铭心。
    下午两点,因重感冒连续打吊针5天的孙仁和校长拖着极度疲惫虚弱的身体,硬撑着向教职工大会作长达6000字的报告,此前有人劝他找人代读报告,被婉言谢绝了。
    报告快结束时,孙仁和咳嗽了几声,脸色潮红,黄豆大的汗珠顺着面颊滚落,他端起杯子猛喝了一大口茶,然后又坚持逐字逐句把报告大声读完。趁会间短暂休息上厕所时,浦头镇教育助理李斌等人劝孙仁和赶紧去医院治疗。孙仁和一手撑着厕所的墙壁,一手叉腰对大家说:“不碍事,歇会儿就好了,你们先去开会吧!”
    众人回到会议室继续开会,半个小时过去了孙仁和没有回来,感觉不妙的帅启富等老师快步走进厕所,面色痛苦的孙仁和还在用手撑着墙,寸步也不能动。这个悲壮感人的一幕永远定格在众人的脑海里。
    4时30分,孙仁和被送往医院。因长期过度疲劳导致张力性气胸突发,抢救无效,当晚10时15分,他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噩耗传来,高汉卫生院围满了闻讯赶来的干部群众,谁也不愿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冉华等老师失声痛哭:“孙校长,你是为这个学校累死的啊……”
    4年校长,孙仁和每天都是6点30分之前到校,夜里9点30分之后离校,联桥村的小石桥和奔腾的河水可以作证,升了又落、落了又升的星星和月亮同样可以作证!请看11月12日,也就是他去世前一天的工作吧。
    6点15分骑着摩托车到校,一下车就检查校园卫生,在花池旁,看到一个不起眼的纸屑,他艰难地直着腰蹲下侧身将它捡起来——强直性脊柱炎病痛已使他不能像常人那样轻松地弯腰捡东西,这一个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情景,高汉中学的师生们太熟悉了。
    接着,他一个班一个班地察看学生早读情况,在毕业班还要点人数,遇到班主任没到的,就干脆坐下来,陪着学生早读。
    明天就要开五届四次教职工大会了,孙仁和花了一个多小时将发言稿改了又改。
    10点多钟他说要去医院挂水,学校会计孟小青发现他脸色不好,就关切地对他说:“你病得这么重,还不抓紧到江都去看看?”“这段时间这么忙,我哪有时间去啊,等到开完会再说吧。”孙仁和边吃力地跨上摩托车,边回答道。
    下午第一节课后,孙仁和走进教导处,与陈善泉等老师商量下一步课程改革的重点和难点,陈善泉看见孙校长拿笔的手背上满是针针眼眼。
    晚9点30分,学生都下晚自习了,他又将孙其芳等几名老师叫来,分析上次月考的情况。送走孙其芳等人,孙仁和又忙着盛装第二天的会议材料袋,等忙完这一切,时针已指向深夜11点半。
    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孙仁和就这样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每一天。他提出,“老师要和学生同行,我和全体师生同行”,他能不忙吗?翻开孙仁和10多本笔记本,我们看到的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提起11月13日早晨6时临出门的那一刻,孙仁和的妻子宗粉红至今懊悔万分。“粉红,我走了!”一句听了无数次的平常话,躺在病床上的宗粉红甚至没有多想,也没有转身答应一声。谁知这竟是17年恩爱夫妻的永久诀别!原本有说有笑、四代同堂的屋子,现在仅剩下孙仁和的奶奶、母亲、妻子和女儿,仁和啊,你在哪里?!

“学生是他的命”

    “让农村孩子不光有书读,而且要读出好成绩,是我们最大的希望工程”,孙仁和用生命演绎了这句饱含深情的誓言。“学生是他的命”——高汉中学全体老师对他的敬业精神有口皆碑。
    1990年,在江都语文教学圈子里已小有名气的孙仁和怀着振兴家乡高汉教育事业的理想和报效父母的情感,先是从靠近城区的张纲中学调到花荡中学,继而又调到地理位置偏僻的高汉中学。俗话说,鸽子往亮处飞,多少人做梦都想调到张纲,做准城里人,而孙仁和却反其道行之,许多人想不通的事,他却想得很“简单”,这就是孙仁和。
    记不清有多少次,孙仁和奔走在浦头镇的乡间小道上,寻找流生,没有钱好商量,有困难学校帮。吉家庄吉老汉的孙子就是他用摩托车接回课堂的。记不清有多少次,孙仁和为学生垫付学杂费、书费。东圆村的陈亚云家庭困难,去年中考后,眼看着无钱读高中,“成绩这么好的学生辍学太可惜了”,在招生市场,孙仁和跟别人借了800元帮她把钱凑齐,一年多过去了,他从未和家长提过钱的事。
    和孙仁和同村的孙小路同学好悔啊!这两年哪里是学校在减免她的学杂费呀,全是孙校长自己掏的口袋,如果不是会计孟小青现在说出这个秘密,恐怕永远也没有人知道。在追悼会上,望着校长宛在的音容,孙小路怎能不泪如雨下……
    作为一校之长,学生的欢乐就是他的欢乐,学生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他是全校900多学生的班主任。4年来,高汉中学大部分毕业班学生有幸和他们的校长在校长室里面对面,畅谈理想、探讨人生,此时的校长是慈父、是兄长,多少同学稚嫩的心灵在这里感受阳光和雨露,鼓足学习风帆。
    去年考取省江中的小孙同学,永远忘不了在自己迷惘之时,是孙校长佝偻着腰一次一次引领自己拨开云雾,圆了自己的“江中”梦。小孙一度陷入早恋的漩涡无力自拔,离中考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留下一封信辍学回家。孙仁和知道后,多次上门,与他促膝谈心,谈父母的养育之恩,谈青年人的理想和追求,小孙被感动了。回到学校以后,他一头埋进学习之中,最终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江都中学,“如果不是孙校长,就没有我的今天!”在小孙眼里,勾着腰的孙仁和是他永远的人生标杆。
    孙仁和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候要算中考成绩揭晓的那几天了。李白兰老师深情回忆起今年6月的那个深夜,12点半左右,她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原来是孙校长从学校打来的:“喂!李白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班上的孙杰考了658分”,原来孙仁和一直守在办公室里,为每个同学查分,在第一时间里把成绩告诉班主任和学生。“王枫考了689”,“徐丽丽考了679”,“徐海红发挥得不错,676分”……电话的那一头,笑声不断,“他开心得像个孩子”,李老师至今还记得这爽朗的笑声,这一夜,仅李白兰就接了校长10多个电话。查完分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孙仁和推醒母亲:“妈,赶明儿一早你到村西头老孙家,告诉他孙建考了658分。”尔后,他倒头便睡,那夜,他睡得特别香。
    孙仁和的弟弟在南京,生意做得很大,弟弟几次劝他不要做这个又苦又累的穷校长,辞职和他去做生意,每年给他五六万元年薪。“人有许多活法,我的专业是教书,只有在这个领域才能发挥我的专长。”副校长张小平深知:外面再精彩的世界也难以动摇孙仁和那颗赤诚之心和强烈的责任感。

“把关心送给他人”

    “天时、地利、人和,人和最重要!”这是孙仁和4年前的主政誓言。面对非常困难的办学条件,面对附近中学的竞争,面对“三泰”地区学校的冲击,4年来,孙仁和用他的奉献精神和人格魅力,用他春风化雨般的关心,带出了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师资队伍。
    由于资金短缺,学校许多教师连简易宿舍都没有,这样的条件怎能留住教师?他心急如焚。原高汉乡计生办有十多间空余办公室准备出售,孙仁和前去商谈,对方开价“20万”。他请张三、找李四出面协调,跑了几十腿,那段时间,在浦头镇机关大院如果三五天没有见到孙仁和的身影,大家就感到奇怪。在镇领导的大力关心下,人家同意以5万元的“跳楼价”给高汉中学。可孙仁和连5万元也拿不出啊,眼看“生意”要黄,急疯了的他以拼命三郎的执着精神缠着人家不放,最终在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以3000元的年租金拿下这院子,解决了20多个教师的住宿问题。浦头镇教育助理李斌说,“还真没看过为集体的事那么玩命的人。”
    在高汉中学,流传着一个“孙校长真情留文章”的故事。青年骨干教师梁文章和妻子两地分居,向教育局申请调到昌松中学。局人事科找到孙仁和,商量放人。他说,人家夫妻团圆我肯定没意见,但说不定我能让他不走,你们不会反对吧。几次谈心,无奈梁去意已决。拿到请调报告的他去校长室办手续,孙仁和强作大方地签字,可那签字的手怎么也没有平常麻利,公章拿在手上犹如千钧重,久久不能落下。盖完章,他忧心忡忡地叹道:“唉!你这一走,我不知道找谁来代替?这个班的学生怎么办啊?”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令梁文章这个热血青年不禁热泪盈眶,几多往事涌上心头:来高汉中学的第二年,就被推上毕业班挑大梁;两个大年初一,还躺在被窝里就接到孙校长打来的拜年电话;骑摩托车跌倒,校长一次次上门嘘寒问暖;住宿有困难,孙校长在教师宿舍奇缺的当口,想方设法挤出了8个平方;生了小孩,他在会上向全体老师报告喜讯,就像自己生小孩一样开心……我走,他这样伤感为的是谁,我有什么理由不和他同舟共济。梁文章悄悄把调令锁进了抽屉。
    在高汉中学,每一个老师都能说出一串孙仁和关心他们的故事,教师家属下岗,他找弟弟帮助安排;同事经济有困难,他慷慨解囊;外地籍老师过年没处跑,他把人家带回家过年…
    孙仁和对全体教师倾注了一片真情,可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欠下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妻子宗粉红是高汉中学语文教师,患有中耳炎,手术后身体一直很虚弱,为了不耽误教学,孙仁和硬是让爱人提前上班,承担了两个班的语文教学任务。几位老师劝他让爱人少担点课,哪怕是只教一个班语文再兼一门副科也行。他为难地说:“这样做,我怎么面对其他老师呢?”由于他的“固执”,爱人每上完一节课,都虚汗淋漓,直至落下“乳糜尿”的终身病痛。
    在女儿孙远桥的记忆里,父亲太忙了:“有时几天也看不到他,尽管我们俩同在一个学校,同在一个屋檐下,爸爸和其他学生说的话比和我说的多多了。长这么大,他都没带我去过扬州。”“等你明年中考结束后,带你去北京看天安门,看长城”,余音还在,可亲爱的爸爸,你又在哪儿呢?
    丹心育桃李,满目尽芳菲。短短几年间,孙仁和在前任的基础上,将高汉中学办成一所有着良好社会信誉的初中。2002年更是一鸣惊人,有7名学生考取江中,10多名学生考取省重点丁中、大中,中考均分成绩位列大桥片10多所中学第一。在省级数学竞赛中,5名同学捧回一、二、三等奖奖杯,不仅流生现象得到有效控制,周边的学生纷至沓来,学生总人数由400多人增加到900多人,超过了一些建制镇中学,限于办学能力,每年都要回掉许多慕名而来的学生。而几年前还有人把高汉中学说成“工农中学”,即只能培养工人、农民的学校。现在人们说“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人生为一大事而来,做一大事而去!”孙仁和用他短暂的生命践行了陶行知先生的人生追求。
    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时!又是一个星期一的早晨,国旗下依稀还站着孙仁和的身影。操场上,他上百次极富哲理的国旗下讲话,久久地在高汉中学的上空回荡……
    遍地凉风带来了瑟瑟冬雨,那是对孙仁和校长不尽的思念,田间地头又在孕育一个新的春天,那是闪闪红烛留下的芳华!(通讯员 姜长春 赵建昌 本报记者 顾建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小课题结题研究报告 样式[11972]
 · 发展才是硬道理[9192]
 · 特色学校创建方案[8070]
 · 信息技术与小学语文课程整合[8054]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5-2008 Yangzhuang Center Primary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系统核心: 尘缘雅境  制作:杨小信息中心 [后台管理]

页面执行时间:390.625毫秒 xml聚合新闻